中国缝纫机网 - 缝纫机行业的专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缝制文化 | 服装信息 | 国内动态 | 环球信息 | 企业动态 | 数据统计 | 展会新闻 | 政策法规 | 制衣技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数据统计 > 补鞋匠三兄弟的“杰克梦”: 24年!把国产缝纫机搬上国际舞台

补鞋匠三兄弟的“杰克梦”: 24年!把国产缝纫机搬上国际舞台

信息来源:zgfrw.com  时间:2019-03-09  浏览次数:98

  ⊙林淙 记者 吴正懿 ○编辑 刘向红

  杰克股份的智能化工厂里几乎看不到人影,个子不高的阮福德步子很快,扯着来客的衣服来回比划着,用带着台州口音的普通话,从旧时故事说到未来图景。

  被视作浙江台州民企标杆的杰克股份,几乎每天都要“迎来送往”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杰克股份是A股市场罕见的三兄弟共同持股的民营企业。但谁能想象,上世纪80年代初,阮福德、阮积明、阮积祥三兄弟还在东北的林海雪原里挑着货担补鞋,为生计奔波。30多年后,三兄弟不仅将杰克股份推上资本市场,更植入了先进的管理理念、企业文化和国际视野,使杰克成为全球销售额最大的缝纫机生产商,并剑指全球缝纫机第一品牌。

  农民出身的阮家三兄弟,将一个常人眼里的夕阳行业做得朝气蓬勃,享誉全球,靠的是什么?除了“和、诚、拼、崛”的企业文化之外,也应有机遇、眼光等关键词。

  创业三兄弟

  在A股市场,杰克股份的股权和治理结构“独树一帜”:阮福德、阮积明、阮积祥三兄弟共同持股,均担任“副董事长”职位;公司董事长是缝纫机行业的资深人士赵新庆,总经理则采用轮值制。事实上,早在2006年,阮氏三兄弟就将董事长及公司法人“让贤”,引起不小的震动。

  2018年12月30日,杰克股份的迎新晚会上,“北斗”阮积祥在致辞中感慨良多。2018年,杰克缝纫机销售额首次超过日本公司,摘得全球桂冠。对于2019年,他说:“我们要善于化危为机、转危为安,紧扣重要战略机遇新内涵,变压力为加快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动力。”

  最早“见识”阮积祥,是去年10月通过杰克椒江工厂厂长陈继宝之口。当时,他指着巨幅宣传画页上的人像向记者介绍:“"北斗"就是我们的创始人和实控人”。记者追问“北斗”之名的来历时,他笑着说,阮积祥之于杰克股份,就像是这艘“巨轮”的掌舵人,引领公司行进在发展路上。

  那次采访中,阮积祥一边招呼记者落座,一边主动递上名片,没有一点架子。身材高大、声如洪钟,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在互动交流时,他的嘴角挂着笑,语气饱含激情,谈及未来时斗志昂扬。

  杰克从最初的“独木小舟”成长为今天的“航空母舰”,与阮家三兄弟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却始终风雨同舟是分不开的。在大哥阮福德眼里,爱读书、勤思考的三弟阮积祥,学习能力胜人一筹,由他主抓公司战略,老二阮积明主管采购,他自己主要负责行政。

  中国商界从不乏合伙创业的兄弟姐妹。创业初期,所有内部的矛盾会被创业的激情所遮掩,但成家立业之后的分金银、论荣辱、排座次,往往会造成家族成员之间的裂隙。

  “这么多年,矛盾当然也有。但我们已经学会了有争议时,就把争议的事情放一放,缓一缓。”阮福德回忆,2007年,公司曾在临海买下了40亩土地,其中一部分想建经济适用房面向员工销售,便想成立房产公司。但老三阮积祥不同意,认为要将缝纫机做专做精做强,不能分心。因为意见不统一,这事被搁置一边,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杰克庆幸没有做房地产,安然度过了寒冬。

  耐人寻味的是,“家和”是阮家三兄弟齐心聚力的基础,但几乎所有的“自家人”都被摒除在公司要职之外。记者了解到,三兄弟有一条不成文的约定——夫人都不能进工厂,家族成员不允许进入供应链、财务等关键部门任职。目前,除了初始就创业的几名家族成员,杰克内部几乎没有亲友在关键职务任职。阮福德说,三兄弟共四名子女,只有两名在公司从事基层工作,“杰克股份表面上看是一个家族企业,但事实上很早就实现了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防止一权独大。”

  早在2003年底,34岁的阮积祥就将总经理职位让贤给了年仅28岁、在公司干了四年的大学毕业生郭卫星,老大老二也将各自的副总经理位置让了出来。更“扎眼”的是,2006年,杰克聘请赵新庆当董事长,杰克及其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都变成了赵新庆等“外人”。当时公司内外议论纷纷,担心阮家放权会不会丢了控制权。

  阮福德说:“我们完全没有这种担心。职业高管的引入和融合,使得三兄弟有机会站在外面看杰克,有更多时间去考虑公司发展战略的问题。”

  在公司发展上“共进”,在具体管理上“共退”,杰克的“和”在于兄弟齐心,也得益于制度助力。

  杰克的变与不变

  2016年12月7日,杰克股份IPO过会。当时杰克上会的阵容只有“四个半人”。接受发审委问询的四人分别是投行两人、董事长赵新庆、财务总监兼董秘谢云娇,阮氏三兄弟未参会。当时,老二老三均在出差,只有老大阮福德在门外陪同“压惊”。这份淡定,来自杰克的底气。

  皮肤黝黑的阮福德,有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世纪80年代初,阮福德三兄弟陆续到东北做起了补鞋的营生,他们不蹲摊子,挑着六七十斤重的担子,走到哪住到哪做到哪。一针一线中,三兄弟积累下第一桶金。“那个年代城里人平均工资一个月50多元,我们可以做到1000多元。”阮福德说。

  回到老家后,三兄弟分别做过各种小生意,有赚有赔,日子过得不温不火。直到1995年,三兄弟创立了台州市飞球缝纫机有限公司。这是一个仅有10来个工人的小作坊,场地是一间破庙加一所废弃学校,约200平方米的面积。

  从零起步的三兄弟,3年之内将员工增加到70多人,产值超过了1000万元。1999年,处于高速发展期的杰克股份,召开了一场影响未来的“三天三夜”会议,迈出了向现代化企业转型的步伐,对杰克而言具有里程碑意义。2001年,“飞球”更名为“杰克”。“当时,杰克股份已确定了走国际化路线,需要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名字,"杰克"是一个通用的外国名字,也是当时流行的电影《坦泰尼克号》的主角。”阮福德笑称。

  《民企杰克》一书记录了杰克的发展脉络。给人印象至深的是,杰克会针对环境变化作出加法或减法的调整,不断试错变革,不断完善优化各类制度,从管理体系到精益生产到经营模式,杰克一直行进在“变”的轨道上。2006年,杰克提出“快速服务100%”的服务理念,在同行中率先植入“服务即投资”的思维,在打造优质服务上下足了功夫。

  但杰克最为人称道的却是“不变”——创立24年来,杰克只做缝纫机。“企业要明白少就是多的道理。”阮积祥说,“战略聚焦后,只需要用1%的力气和时间去选择,99%的时间去执行,去重复做一件事。”

  阮福德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则是:“即使做一颗螺丝钉,我们也要做全球最好的。”

  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了杰克机会。2007年开始,资金充裕的杰克在欧美寻找并购标的,并相中了德国百年缝纫机品牌百福,虽然最后一刻功亏一篑,但为杰克积累了经验和信心。2009年,杰克“抄底”收购了德国奔马和拓卡公司,快速恢复生产并产生盈利,助力杰克逆势爆发。

  数据显示,2008年,全球缝纫机产业营业收入下跌50%,杰克跌幅仅20%;2009年,全球行业收入下跌30%,杰克上升10%;2010年行业整体回暖,杰克当年业绩大增160%。2013年,销售大幅增长的杰克,首次提出了争做世界第一的“杰克梦”。

  “海外并购对杰克的发展有着重大意义。杰克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腾飞了。”阮福德记得,金融危机时期,台州不少缝纫机企业都倒闭了,杰克在马路上打出大幅广告牌招工,以每月3200元的薪酬招揽到了一批熟练工。

  业绩快速增长的杰克股份,最终叩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2016年12月7日,杰克股份IPO过会。当时杰克上会的阵容只有“四个半人”。接受发审委问询的四人分别是投行两人、董事长赵新庆、财务总监兼董秘谢云娇,阮氏三兄弟未参会。当时,老二老三均在出差,只有老大阮福德在门外陪同“压惊”。

  问及上市心情时,阮福德说:“我们对公司上市非常有信心,也不是为了圈钱,过会的时候心里比较平静。”

  命运共同体

  跟标准股份(600302,股吧)、上工申贝(600843,股吧)等老牌缝纫机厂商比,民企杰克“迟到”了半个世纪,却“超车”成为全球最大的缝纫机生产商。杰克股份在人才、研发、市场、文化等各个层面,都有自己的“绝招”,用不断创新的姿态,构造了一个从内到外的命运共同体。

  杰克老厂区的门口,一黑一白两只猫的雕塑分立左右,上面写着: “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唯学历资历,多大能力多大舞台”。

  这是公司人才观的“猫论”。

  杰克设立初期,这家小民企就把人才的目光对准了全国高等学府。有一年,时任公司总经理的阮积祥争取到了在清华大学设台校招的机会。没顾得上吃饭,他找了几张课桌和椅子,做了一个简陋的招聘台。在异样的目光中,阮积祥热情地向清华学子发出邀约。正是在这场招聘会上,阮积祥邂逅了后来出任杰克总经理的郭卫星,后者被他的热忱和眼光打动,来到了杰克。

  杰克招贤纳士的故事不胜枚举。一个比较著名的是“阮总请滕”。滕书昌是享受国务院终身特殊津贴的缝纫机专家,而当年的杰克请一位资深技术人员都很难。第一次,阮积祥只在宾馆和滕老见上了一面,多次坚持后最终打动了对方,来担任杰克的技术顾问。

  赵新庆的到来更具里程碑意义。出任杰克董事长前,他是西安标准集团董事长,国内缝纫机业职业管理第一人。这次引才颇费周章,最终阮积祥一句话打动了他:“请你来不是为了杰克,是为了整个行业,是为了把你的经验继续保留在这个行业里。”

  年纪不大的谢云娇已是杰克的“元老级”员工。“刚毕业还是个小姑娘时就到杰克来了,后来在这里结婚生子。”对于谢云娇而言,杰克是成长的平台,也是她的家。

  这些核心管理人才,携家带口在杰克一待就是十多年,并间接持有公司部分股票。2018年末,杰克股份又向赵新庆、郭卫星等12名核心高管授予了限制性股票激励。

  其实,杰克早就树立起了命运共同体的理念。2008年金融危机后,阮积祥首次在行业内提出战略产业链。2010年,缝纫机行业复苏,零件供不应求,整机企业为此发愁,杰克通畅的供销链,保障了业绩的释放。谢云娇记忆犹新的是,2008年的农历腊月廿四,她和财务部门工作人员将当年应支付给供应商的款项清算完毕并打款。这时,老板打来电话,让其再调集1亿元资金,给公司的100多家供应商再预付一个月的款额,帮助它们缓解资金压力。

  2019年1月杰克召开的战略供应商会议上,董事长赵新庆表示,杰克正面临百年不遇的机会,二八分化已经展示了它的能量,“可以断定,在我们这个行业,大部分企业未来的路会越走越窄,小部分企业未来的路会越走越宽。在未来,那些依靠贴牌、没有完整产业链的企业必将一蹶不振。”他表示,杰克将推动杰克供应链体系全面走向高质量发展。

  杰克的企业文化是“和、诚、拼、崛”。阮福德表示,“和”表明杰克不仅要团结经销商、供应商及各个合作伙伴,而且企业内部也要营造一种互爱互助、团结信任的良好工作氛围,让员工感受到“进了杰克门,同是一家人”的归属感。

  世界第一的“杰克梦”

  在工业缝纫机销量全球第一的席位上,杰克已经稳坐9年。2018年第三季度,杰克击败日本公司,成为销售额最大的工业缝纫机生产商。杰克的目标是,要做全球第一品牌。在杰克股份看来,以数据沟通物联网,会是整个缝纫机行业发展的未来。

  2018年10月,杰克股份智能高端缝制装备制造基地项目启动,总投资约56亿元,其中一期规划投资11.15亿元。阮积祥表示,这将进一步提升公司整体装备和技术的先进性,推动产业升级和产业链的延伸,并为公司全球化战略的落地实施提供保障,巩固和扩大公司的竞争优势

  2009年收购德国奔马和拓卡初尝甜头后,杰克又在2017年、2018年收购了两家意大利公司迈卡和威比玛,对方均是细分的智能缝纫机制造领域的冠军。“我们所有的并购都是为了战略而并购。”阮积祥说,缝纫机行业的智能化发展中,迈卡、威比玛探索了几十年,如果我们自己单独去做,可能还要几十年才能发展起来。

  长期将研发视为企业发展核心驱动力的杰克股份,研发投入“不遗余力”。公司2006年引进IPD(集成产品开发)产品开发模式,经过多年的消化吸收,已建立起较为完善的技术研发体系。“遍地开花”的研发基地亦成为公司探索前沿技术、攻关核心技术的战略支点。来自多国多地区的研发人员分工协作,不断推陈出新。与此同时,中央研究院则作为纽带和桥梁,连接起各事业部的研发机构。其实,杰克早在2009年起便开始布局智能化领域。“一年一更新,如今我们已经到了9.0版本。但我们还在坚持思考,关于大数据的想象就是在不断的迭代中完成的。”阮积祥说。

  在杰克人眼里,缝纫机产业正迎来最好的时光。“关于行业,从我们自己分析是各种利好叠加,正处在非常好的状态。供给侧改革和经济整体发展决定企业必须走上高质量发展的道路。这对龙头企业来说,特别是在缝纫机这种完全市场化的竞争领域里,是很有利的。”阮积祥说,“5年前大家还会穿一些过时的衣服,但现在越来越追求高质量。"衣食住行"衣为先,不能用过去的东西看未来的发展。”

  阮积祥的脑海里,装着一张立体而生动的大数据图景。“服装加工领域2.5万亿元的产值,这些都可以转化成产业平台。一步一步往下挖,都是宝藏。服装制造业的痛点太多了,工业互联打通后,你可以看到服装在工厂互动,或出现更多的设计师品牌。可能再过30年,大家都是个人来设计品牌,这就是一种对服装未来的想象。”他说,在利用技术优势和龙头地位进一步抢占市场的同时,杰克更致力于“将蛋糕做大”,“这要求我们得让多方赚钱,产业链一定要良性循环。”

  采访结束时,阮积祥在等电梯的间隙,仰头看着不断上升的红色楼层指示数,感慨道:“我是土生土长的台州人,听我口音也能听出来。以前在外闯荡,今天能在家乡做成杰克这个规模,我特别感激。”而今,杰克的未来指向何方?阮积祥将目光投向了高质量发展之路。

  一面是扎根家乡的拳拳深情,一面是放眼世界的万丈豪情;一面是专注于缝纫机的“不改初心”,一面是引入新技术、新制度的“不停试错”;一面是大力倡导“家”、“孝”文化的“传统心”,一面是不断引进先进治理结构与管理理念的“现代脑”。杰克股份在“不变”中坚守创业火种里的激情与专情;在“变”中追寻燎原之势的活力与动能。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缝纫机网证实,仅供您参考